地母经

《地母经》介绍

《地母经》通常附载于“春牛图”一页内。观《地母经》文字,见其失律兼不协韵,当属不通文墨者所造。六十甲子周而复始,《地母经》一诗一卜,亦周而复始,根本毫无实用价值。通书内许多文章,其实仅可作为聊备一格而已,若依之作为推算世运、或作时岁播种之趋避,实不足以应用也。
而另一种说法则认为:中国的农业情况和自然灾害的确存在一定的周期性,在预防瘟疫和灾害上有着其独有的意义。《地母经》言语平实不花哨,大概出于古代勤劳中国人民对自然规律口口相传的总结,也可以看作是古代中国人对于自然规律的一种探索。
黄历通书(香港版),都还是例行载有<春牛图>与<地母经>。

《地母经》原文

甲子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甲子年,水潦损田畴。
蚕姑虽即喜,耕夫不免愁。
桑柘无人采,高低禾稻收。
春夏多淹浸,秋冬少滴流。
吴楚桑麻好,齐燕禾麦稠。
陆种无成实,鼠雀共啾啾。
卜曰:
少种空心草,多种老婆颜。
白鹤土中渴,黄龙水底眠。
虽然桑叶茂,绸绢不成钱。

乙丑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乙丑年,春瘟害万民。
偏伤於鲁楚,多损魏燕人。
高田宜早种,晚禾成八分。
蚕娘争斗走,枝叶乱纷纷。
渔父沿山钓,流郎陌上巡。
牛羊多瘴死,春夏米如珍。
卜曰:
水牯田头卧,犊子水中眠。
桑叶初生贵,三伏不成钱。
有人解言语,种植倍收全。

丙寅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丙寅年,虫兽沿林走。
疾疫多忧煎,燕子居山岩。
牛羊宿高荒,虾鱼入庭渎。
燕魏桑麻贵,荆楚禾稻厚。
卜曰:
桑叶初贱不卖钱,蚕娘无分却相煎。
鱼行人道豆麻少,晚禾焦枯多不全。
贫儿乏粮相对哭,只愁米谷贵当年。

丁卯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丁卯年,犹米得时丰。
春来多雨水,旱涸在秋冬。
农夫相对泣,耕种枉施工。
鲁魏桑麻实,梁宋麦苗空。
卜曰:
桑叶不值钱,种禾秋有厄。
低田多不收,高田还本获。
宜下空心草,黄龙卧山陌。

戊辰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戊辰年,禾苗虫横起。
人民多疾病,六畜忧多死。
龙头出角年,水旱伤淮楚。
低田莫多种,秋季忧洪水。
桑叶无定价,蚕娘空自喜。
豆麦秀山冈,结实无多子。
卜曰:
龙头禾半熟,蛇头喜得全。
流郎夏中少,豆麦满山川。
天虫三眠起,桑叶难卖钱。

己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己巳年,鱼游在路衢。
乘船登陇陌,龟鳖入沟渠。
春夏多潦浸,杨楚及胡苏。
早禾宜阔种,一颗倍千株。
蚕娘哭蚕少,桑叶贵如珠。
卜曰:
岁里逢蛇出,人民贺太平。
桑麻吴地熟,豆麦越淮青。
多种天仙草,秋冬仓廪盈。
虽然多雨水,黎庶尽忻欢。

庚午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庚午年,春蚕多灾疠。
洪饶水旱伤,荆襄少谷米。
桑叶贵如金,蚕娘乏生计。
春夏流郎归,秋来有余庆。
早禾与晚稻,不了官中税。
卜曰:
白鹤田中渴,黄龙陇上眠。
蚕妇携筐走,求叶泪滔滔。
春夏雨水足,秋冬地少泉。
有人会我意,谶候在其年。

辛未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辛未年,高下尽可怜。
江东豆麦秀,魏楚少流泉。
桑叶初还贵,年中不卖钱。
国土无灾难,人民须感天。
卜曰:
玉女衣裳秀,青年陌上黄。
从今两三载,贫富分两行。
若人解此语,早种蓄饭粮。

壬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壬申年,春秋多浸溺。
高下也无偏,中夏甘泉少。
豆麦方岐秀,桑叶稍成钱。
耕夫与蚕妇,相见勿忧煎。
卜曰:
白鹤土中秀,水枯半山青。
高低皆得稔,地上喜安宁。
三冬甚严冻,六畜有伤刑。

癸酉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癸酉年,人民亦快活。
雨水在三春,阴冻花实落。
蚕娘走不停,争忙蚕桑叶。
蝴蝶飞高陇,耕夫愁收割。
卜曰:
春夏人厌雨,秋冬混鱼鳖。
早禾收得全,晚禾半活灭。
丝帛价格高,种植多耗折。
燕宋少桑麻,齐吴丰豆麦。
禾稿物增上,封疆多盗窃。

甲戌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甲戌年,早禾有蝗虫。
吴浙民劳役,淮楚粮储空。
蚕妇提篮走,田夫枉用工。
早禾虽即好,晚禾薄薄丰。
春夏多淹没,秋深滴不通。
多种青年草,少植白头翁。
六畜冬多瘴,又恐犯奸凶。
卜曰:
春来桑叶贵,秋至米粮高。
农田九得半,一半是篷篙。

乙亥年

── 诗曰:
太岁乙亥年,高下总无偏。
淮楚忧水潦,燕吴禾麦全。
九忧甘泉竭,三秋衢回船。
蚕娘吃青饭,桑叶泪涟涟。
丝帛入皆贵,麻米不卖钱。
六畜多瘴疾,人民少横缠。
卜曰:
蚕娘眉不开,携筐讨叶忙。
更看五六月,相望哭流郎。

丙子年

──诗曰:太岁丙子年,春秋雨湿地。
桑叶无人要,青女如金贵。
黄龙土内伏,化作蝴蝶起。
高田半成实,低下禾後喜。
鲁卫多炎热,齐楚五谷肥。
卜曰:田禾忧鼠患,豆麦半中收。
蚕娘空房坐,前喜後怀愁。
丝绵绸绢贵,税赋急啾啾。

丁丑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丁丑年,高下物得收。
桑叶初还贱,蚕娘未免愁。
春夏多淹没,鲤鱼庭际游。
燕齐生炎热,秦吴沙漠浮。
黄牛冈际卧,青女逐波流。
六畜多瘴难,家家无一留。
卜曰:
少种黄蜂子,多下白头翁。
农夫相祝贺,尽愿岁时丰。

戊寅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戊寅年,高下禾苗秀。
桑叶枝头落,讨蚕竞奔走。
吴楚值麦多,齐燕米且休。
三春流郎归,九秋苗草留。
百物价腾高,经营相懊恼。
卜曰:
蚕娘行乡村,人民皆被伤。
冬令严霜雪,灾劫起妖狂。
早娶田家女,且莫见风寒。

己卯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己卯年,犁田多快活。
春来多雨水,种植还逢渴。
夏多雨秋足,流荡遭淹没。
蚕娘沿路行,无叶相煎逼。
黄龙山际卧,逡巡化蝴蝶。
禾稻秋来秀,农家早收割。
淮鲁人多疾,吴楚桑麻活。
卜曰:
春中溪涧竭,秋苗入土焦。
蚕姑望天泣,桑树叶下朝。
黄黍不成粒,六畜多瘟妖。
三秋多淹没,九夏白波漂。

庚辰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庚辰年,燕卫灾殃始。
六畿尽遭伤,田禾蝗虫肆。
春夏地竭泉,秋冬丰实子。
桑叶贱如土,蚕娘哭少丝。
卜曰:
少种瓜果豆,多种桑与麻。
家长皆得收,处处总相似。
春夏少滴流,秋冬饱雨水。
农务急如煎,莫待冰冻起。

辛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辛巳年,鲤鱼庭际逢。
高田犹可望,低下枉施工。
桑叶初来贱,末後蚕贵龙。
蚕娘相对泣,筐箱一半空。
燕楚麦苗秀,赵齐禾稻丰。
六畜多瘴气,人民疟疾重。
卜曰:
蚕娘未为欢,果贵岁月穷。
车头千万两,纵子得输官。

壬午年

──诗曰:太岁壬午年,水旱不调匀。
高田虽可望,低下枉施工。
蚕麦家家秀,蚕娘喜周全。
蚕蚕皆望叶,及早莫因循。
卜曰:吴楚好蚕桑,鲁魏分多灾。
多下空心草,少种老婆颜。
桑叶後来实,天虫在早催。
晚禾纵淹没,耕夫不用哀。

癸未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癸未年,高下尽堪怜。
一井百家共,春夏罕甘泉。
燕赵豆麦秀,齐吴多偏颇。
天虫待当岁,讨叶怨苍天。
六种宜成早,青女得貌鲜。
卜曰:
岁若逢癸未,用蚕多种意。
青牛山上秀,一子倍盈穗。
更看三秋後,产满闲田地。

甲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甲申年,高低定可忧。
春来雨不足,早禾枯焦死。
秋後无雨水,鲁卫生瘟瘴。
燕齐粒不收,桑叶前後贵。
卜曰:
岁逢甲申来,早枯切须防。
高低苗不秀,燕齐主旁徨。
舟船空下载,仰面哭流郎。

乙酉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乙酉年,雨水不调匀。
早晚虽收半,田夫每苦辛。
燕鲁桑麻好,荆吴麦豆青。
蚕娘虽足叶,簇上白如银。
三冬雪严冻,淹没浸车轮。
卜曰:
田蚕半丰足,种作不宜迟。
空心多结子,禾稻生蝗起。
看蚕娘贺喜,总道得银丝。

丙戌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丙戌年,夏秋井无泉。
春秋多淹没,耕锄唯怨天。
早禾宜当下,晚稻早留连。
豆益桑麻乏,吴齐最可怜。
桑叶初生贱,蚕老都卖钱。
卜曰:
岁临於丙戌,高下皆无失。
豆麦穿土出,在处得成实。
六畜多瘟瘴,人民少灾疾。

丁亥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丁亥年,高低尽得通。
吴越桑麻好,秦淮豆麦丰。
三冬雨水多,九夏禾无踪。
桑叶前後贵,簇畔不施工。
卜曰:
夏种逢秋渴,秋得八分成。
人民多疟瘴,六畜尽遭迍。

戊子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戊子年,疾横相侵夺。
吴楚多灾瘴,燕齐民快活。
种植高下偏,鼠耗不成割。
春夏多淹没,秋冬土龙渴。
桑叶头尾贵,簇上盖雪霜。
卜曰:岁中逢戊子,人饥灾横死。
玉女土中成,无人收拾汝。
若得见三冬,瘟疫却又起。

己丑年

──诗曰:太岁己丑年,高低得成穗。
燕鲁遭兵杀,赵卫奸妖起。
春夏豆麦丰,秋多苗谷媚。
玉女田中卧,耕夫得稀微。
桑叶自青青,谁能采得汝。
卜曰:
岁名值破田,早晚得团圆。
金玉满街道,罗绮不成钱。

庚寅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庚寅年,人物事风流。
麻麦虽然秀,禾苗多损忧。
燕宋多淹没,梁吴兵祸愁。
桑叶初生贱,後贵何处求。
田蚕女金价,桑叶好搔抽。
卜曰:
虎年高下熟,水旱值时年。
黄牛耕玉出,青年卧陇前。
稼穑经霜早,田家哭泪涟。
更看来春後,人民苦逼煎。

辛卯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辛卯年,高下甚辛勤。
麻麦逢淹没,禾苗早得荣。
秦淮受饥餧,吴燕旱涸频。
桑柘不生叶,蚕姑说苦辛。
天虫灾患少,丝绵换金银。
强徒多瘴疫,善者少灾迍。
卜曰:
玉兔出年头,处处桑麻好。
早禾大半收,晚稻九分造。
谷米稼穑高,渐渐相煎讨。
要待龙头至,耕夫脱烦恼。

壬辰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壬辰年,高下恐遭伤。
春夏蛟龙斗,秋冬却集藏。
豆麦无成实,桑麻五谷强。
齐鲁绝炎热,荆吴好田桑。
蚕子延筐卧,哭泣问蚕娘。
见茧丝绵少,租税急凄惶。
卜曰:
是岁逢壬辰,蚕娘空度春。
禾苗多有损,田家又虚惊。

癸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癸巳年,农民半忧色。
丰歉各有方,封疆多种谷。
楚地甚炎热,荆吴无灾厄。
桑柘叶苗秀,天虫茧如雪。
粟麦有偏颇,晚禾半收得。
卜曰:
蛇头为岁号,陆种有虚耗。
秋成五六分,老幼生烦恼。
三冬足冰雪,晚秋宜及早。

甲午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甲午年,人民不用愁。
禾麦皆荣秀,高田全可留。
吴越多风雹,荆襄井涓流。
蚕娘争竞走,哭叶闹啾啾。
蚕老多成茧,何须有烦忧。
卜曰:
蛇去马将来,稻麦乐倍堆。
人民绝灾厄,牛羊喜相陪。
识候丰年里,耕夫笑颜开。

乙未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乙未年,五谷皆和穗。
燕卫少田桑,偏益丰吴魏。
春夏足漂流,秋冬多旱地。
桑叶初生贱,晚蚕还值贵。
人民虽无灾,六畜多瘴难。
六种不宜晚,收拾无成置。
卜曰:
岁逢羊头出,高下中无失。
叶贵好蚕桑,斤斤皆有实。

丙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丙申年,高下浪涛洪。
春夏遭淹凶,秋冬杳不通。
早禾难得割,晚稻枉施工。
燕宋好豆麦,秦淮麻米空。
天虫相竞走,蚕妇哭天公。
六畜多灾患,人民卒暴终。
卜曰:
岁首逢丙申,桑田亦主迍。
分野须当看,节候助黎民。

丁酉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丁酉年,高低徒种植。
春夏遭淹没,秋冬少流滴。
吴楚足咨嗟,荆杨虚叹息。
桑柘叶苗盛,天虫中半失。
箱筐少丝绵,蚕娘无喜色。
卜曰:
岁逢丁酉年,蚕叶多偏颇。
豆麦有些儿,其苗高下可。
六畜瘴气多,五谷不成颗。

戊戌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戊戌年,耕夫渐渐愁。
高下多偏颇,雨水在春秋。
燕宋豆麦熟,齐吴禾成收。
桑叶初生贱,蚕娘未免忧。
牛羊逢瘴气,百物主漂游。
卜曰:
戊戌忧灾咎,耕夫不足懽。
早禾虽即稔,晚稻不能全。
一晴兼一雨,三冬多雪寒。

己亥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己亥年,人民多横起。
秋冬草木焦,春夏少秧莳。
豆麦熟燕吴,桑麻淮鲁死。
叶少天虫盛,蚕娘面无喜。
稼穑不值钱,仓囤缺粮米。
卜曰:
岁逢己亥初,贫富少粮储。
蚕娘相对泣,采叶扳空枝。
更看春秋里,蜂蝶满村飞。

庚子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庚子年,人民多暴卒。
春夏水淹流,秋冬频饥渴。
高田犹及半,晚稻无可割。
秦淮足流荡,吴楚多劫夺。
桑叶须後贱,蚕娘情不悦。
见蚕不见丝,徒劳用心切。
卜曰:
鼠耗出头年,高低多偏颇。
更看三冬里,山头起墓田。

辛丑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辛丑年,疾病稍纷纷。
吴越桑麻好,荆楚米麦臻。
春夏均甘雨,秋冬得十分。
桑叶树头秀,蚕姑自欢欣。
人民渐苏息,六畜瘴逡巡。
卜曰:
辛丑牛为首,高低甚可怜。
人民留一半,快活好桑田。

壬寅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壬寅年,高低尽得丰。
春夏承甘润,秋冬处处通。
蚕桑熟吴地,谷麦益江东。
桑叶不堪贵,蚕丝却半丰。
更看三秋里,禾稻穗重重。
人民虽富乐,六畜尽遭凶。
卜曰:
虎首值岁头,在处好田苗。
桑柘叶下贵,蚕娘免忧愁。
禾稻多成实,耕夫不用忧。

癸卯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癸卯年,高低半忧喜。
春夏雨雹多,秋来缺雨水。
燕赵好桑麻,吴地禾稻美。
人民多疾病,六畜瘴烟起。
桑叶枝上空,天蚕无可食。
蚕妇走忙忙,提篮泣泪悲。
虽得多绵丝,尽费人心力。
卜曰:
癸卯兔头丰,高低禾麦浓。
耕夫皆勤种,贮积在三冬。
桑叶虽然贵,丝绵更有工。

甲辰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甲辰年,稻麻一半空。
春夏遭淹没,秋冬流不通。
鲁地桑叶好,吴邦谷不丰。
桑弃末後贵,相贺好天虫。
估卖价例贵,雪冻在三冬。
卜曰:
龙头属甲辰,高低共五分。
豆麦无成实,六畜亦遭迍。
更看冬至後,霜雪落纷纷。

乙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乙巳年,高下禾苗翠。
春夏多漂流,秋冬五谷丰。
豆麦美燕齐,桑柘益吴楚。
天虫筐内走,蚕娘哭叶空。
丝绵不上秤,疋帛价更高。
卜曰:
蛇头值岁初,谷食盈有余。
早禾莫令晚,蚕亦莫令迟。
夏季麦苗秀,三冬成实肥。

丙午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丙午年,春夏多洪水。
鲁魏多疫灾,谷熟益江东。
种植宜高地,低源遭水冲。
天虫见少丝,桑柘贱成笼。
六畜多瘟疫,人民少卒终。
卜曰:
马首值岁里,丰稔好田桑。
春夏须防备,种植怕流荡。
豆麦并麻粟,偏好宜高冈。

丁未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丁未年,枯焦在秋土。
早禾稔会稽,晚禾丰吴越。
宜下黄龙苗,不益空心草。
桑叶前後贵,天虫少见露。
春夏雨水足,秋来忧失福。
百物价竞起,丝绵何处讨。
卜曰:
若遇逢羊岁,高低中半收。
瘴烟防六畜,庶民也须忧。

戊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戊申年,丰富人烟美。
燕楚足田桑,齐吴熟谷子。
黄龙土中藏,化成蝴蝶舞。
种植莫低安,结实遭洪水。
桑叶枝头荒,蚕娘空自喜。
卜曰:
高下偏宜早,迟晚见流郎。
豆麦不成价,淹没尽遭伤。
更看三冬里,蝴蝶得成餐。

己酉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己酉年,高低尽可怜。
鲁卫丰豆麦,淮吴好水田。
桑柘空留叶,天蚕足颇偏。
蚕娘相怨恼,得茧少丝绵。
六种植於早,收成得十全。
卜曰:
酉岁宜桑麻,豆麦益家家。
百物长高价,民物有生涯。
春夏遭淹没,三冬雪结花。

庚戌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庚戌年,瘴疫害黎民。
禾麻吴地好,麦稔在荆秦。
春夏漂流没,秋冬早水浸。
桑柘叶虽贵,天蚕吃十分。
田夫与蚕妇,相看空欢欣。
卜曰:
岁逢庚戌首,四方民初收。
高下田桑好,麻麦豆苗蔓。
严冬多雨雪,收成莫犯寒。

辛亥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辛亥年,耕夫多快活。
春夏雨调匀,秋冬好收割。
燕淮无瘴疾,鲁卫不饥渴。
桑叶前後贵,蚕娘多喜悦。
种植宜山坡,禾苗得盈结。
卜曰:
猪头出岁中,高下好施工。
蚕妇与耕夫,争不荷天公。
六畜春多瘴,积薪供过冬。

壬子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壬子年,旱涸耕夫苦。
早禾一半乏,秋後无甘雨。
豆麦熟齐吴,饥荒及燕鲁。
桑柘贵中卖,丝绵满箱贮。
百物无定价,一物五商估。
卜曰:
鼠头出值年,夏秋多甘泉。
麻麦不宜晚,田蚕切向前。
更忧三秋里,疟疾起缠延。

癸丑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癸丑年,人民多忧煎。
淮吴主旱涸,燕宋定流连。
黄龙与青牯,价例觅高钱。
桑柘叶不出,蚕娘愁不眠。
禾苗多蛀蝗,收成苦不全。
卜曰:
岁号牛为首,田桑五分收。
甘泉时或阙,淹没在秋後。
六畜遭瘴厄,耕犁枉用谋。

甲寅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甲寅年,早晚不全收。
春夏遭淹没,调食任秋冬。
虎豹巡村野,人民不自由。
鲁卫多炎热,秦吴麦豆稠。
桑柘前後贵,得半勿早抽。
卜曰:
先岁民不泰,耕种枉用工。
桑枯叶难得,又是少天虫。
五谷兵初高,後来亦中庸。

乙卯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乙卯年,五谷有盈余。
秦燕麦豆好,吴越足粮储。
春夏水均调,秋冬鲤入门。
天蚕虽然好,桑叶树头无。
蚕娘相对泣,得茧少成丝。
卜曰:
岁中逢乙卯,高下好田蚕。
豆麦山坡熟,禾粮在楚庭。

丙辰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丙辰年,春来雨水润。
豆麦乏齐燕,田蚕好吴越。
牛犊瘴烟生,亦兼多疠疫。
桑叶树头多,蚕丝白如雪。
夏秋无滴流,深冬足淹没。
卜曰:
龙来为岁首,淹没应须有。
豆麦宜早种,晚随波流走。

丁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丁巳年,丰熟足多害。
鲁魏豆麦少,秦吴桑麻灾。
高低总有成,种植无妨碍。
桑叶前後落,天虫十倍来。
春夏多淹留,偏益在秋冬。
卜曰:
蛇首值岁中,农夫宜种莳。
黄龙搬不尽,宜多下麦青。
蚕娘虽哭叶,还得秤头丝。

戊午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戊午年,高低一半空。
杨楚遭淹没,荆吴足暴风。
豆麦宜低下,稻麦得全工。
桑叶从生贱,蚕老贵丝从。
蚕娘车畔美,丝绵倍当年。
卜曰:
稀逢今岁里,蚕桑无颇偏。
种植宜於早,美候在秋前。
虽然夏旱涸,低下得收全。

己未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己未年,种植家家秀。
燕魏熟田桑,吴楚粮储有。
春夏流郎归,鲤鱼入庭牖。
桑叶应是贱,搔收娘子喜。
豆麦结实多,宜在三阳後。
卜曰:
是岁值羊首,高低民物欢。
稼穑多商估,来往足交关。
农夫早种作,莫候北风寒。

庚申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庚申年,高下喜无偏。
燕宋田桑全,淮吴米麦好。
六畜多灾障,人民少疫横。
桑叶初生贱,去後又成钱。
更看三阳後,秋叶偏相连。
卜曰:
岁若遇庚申,四方民物新。
耕夫与蚕妇,欢笑喜欣欣。
秋来有淹滞,收割莫因循。

辛酉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辛酉年,高低禾不美。
齐鲁多遭没,秦吴六畜死。
秋冬井无泉,春夏沟有水。
豆麦山头黄,耕夫挑不起。
蚕娘箧中泣,争奈叶还贵。
种植宜及早,迟晚恐失利。
卜曰:
酉年民多瘴,田蚕七分收。
豆麦高处好,低下恐难留。

壬戌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壬戌年,高低亦不空。
秦吴遭没溺,梁宋豆麻丰。
叶贱天虫少,秧漂苗不稠。
雨水饶深夏,旱涸在高秋。
六畜遭灾瘴,田家少得牛。
卜曰:
岁下逢壬戌,耕种宜麦粟。
低下虚用工,漂流无一粒。
春夏灾瘴起,六畜多灾疫。

癸亥年

──诗曰:
太岁癸亥年,家家活业丰。
春夏亦多水,豆麦主漂蓬。
种莳宜及早,晚者不成工。
吴地桑叶贵,江越少天虫。
禾麻还结实,旱涸忌秋中。
卜曰:
岁逢六甲末,人民亦得安。
田桑七成熟,赋税喜皇宽。
豆麦宜高处,封疆绝盗奸。
割禾须及早,莫过绝冬寒。
Top